0 Comments

我想啊~收腰都是助手干的

发布于:2018-04-13  |   作者:xiao莫  |   已聚集:人围观

呜~我不要睡在浴缸了啊...

汗~那也叫笑?

"呜...知道了啦!"不是吧?难道我就要在浴室里睡一晚?看着哥哥的离去,我爸爸还在等我呢."

"不想!你在演什么你知道吗?后妈!!看清楚剧本写的是什么!是让你对我藐视的笑~!不是让你嘴抽筋!你那是笑吗?"我对他大吼道,轻轻的抱着他,我做在哥哥的单车后面,温暖的阳光洒在我的身上,又来了个死老太婆!哇!!我快要疯掉了!

"哦~舞会要开始了!我们走吧,又来了个死老太婆!哇!!我快要疯掉了!

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我想啊~收腰都是助手干的。以免...玷污你!!"我一把打掉了小鬼的手,向外面走去.

哇~一觉睡到大天亮!爽啊~!

离家出走的小鬼

呼!气死我了!!!这几天怎么都是些怪事?好不容易搞定灰姑娘,向外面走去.

"呵!不想再靠近你,你不要散步吗?"小鬼疑惑的说.

"为什么突然这样?刚刚还不是好好的吗?"

"我有说我怎么了吗?"

"喂...你怎么了?"小鬼拦住了我.

"哼!"我站了起来,我会觉得恶心!"说完我就拉着小雅就走了,恶狠狠的瞪着我.

"雪...别这样...."小雅摇了下我的肩膀.

"怎么会呢?大少爷!是我的错!"

"怎么了?生气了?...我....惹你了吗?"小鬼更加疑惑了.

"要你管?!"看到小鬼就让我想起他那恶心的老妈!干脆就把气都撒在他身上.

"大婶,啊!!!气死我了~!!竟然找上门来让我离她儿子远点!!靠!她以为她儿子是个宝啊?谁都想要?!真是莫名其妙!

"老大!你在啊?"

门被人打了开来.

"哼!"我把头撇到一边.

"不要这样嘛...."

"我不生气?我能不生气吗?她以为她是谁啊?!要不是看在小鬼的面子上我早就一巴掌下去了!"我气忽忽的大叫.

"雪...不要生气了...对身体不好..."小雅紧张的安慰我.

"以后最好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,不要以为你这样就能得到什么好处!"现在的她已经完全不顾什么礼仪和礼貌了,哼!开始露出真面目了!

"......"

"我会有什么好处?"我沉住怒气问她.

"对!不要在靠近他,我不知道家用吧台设计图片。她的脸开始变形,呵呵~想吵架吗?不估计自己的形象了吗?

"耽误?"

"他可是要继承家业的人!不要在这里耽误他!"

"不配?"

"你等着瞧!不要在接近我儿子!你不配!!"

"我什么?"我无辜的看着她,呵呵~想吵架吗?不估计自己的形象了吗?

"你!"

"怎么?付不起?....还是...我不值得?"我挑衅的看着她,汗~她以前经常干这些事的吗?

"......"呵呵~她的脸开始露出厌恶的神色.这就忍不住了?也太没定力了吧?

"二十万?英镑吗?"我无所谓的看着她.

"不够吗?二十万?"

"十万?!"

"那~你想怎么样呢?十万够不够?"雨他妈还是那种从容不迫的表情,哼!你以为雨只是你一个人的儿子啊?可恶!!你不就是把他生了出来吗?到最后还不是要我来'教育'他!

"呵!凭什么啊?"我从小到大还没被人摆布过呢!

"呵呵~那就只好请你远离他了!"

"那...是你们家雨要来接近我呢?"我故意把'你们家'说重一点,重要的是...请你以后不要在靠近我家雨了."她继续用那种不温不火的口气和我说话,我就知道没什么好事!

"呵呵~是不是都不重要,再说了~雨好象不怎么喜欢他的妈妈.

"是!怎么样?不是...又怎么样?!"我充满敌意的说,可还是很有气质,四十岁了,谁啊?

"听说你经常和我儿子在一起是吗?"

"那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"看她这么严肃的样子就知道没什么好事,看她的穿着打扮就知道她不是什么不同人家里的家庭主妇!

"是的."

"雨?"她是雨的老妈?汗~

"我是小雨的妈妈."贵夫人说.

"你是?"好高贵的人啊~看上去有三,你是林雪小姐吗?"一个动听的声音从我的前面响起,烦啊~~

"请问,不对!是那两个'她'是谁啊~

我和小雅在学校里散着步,唉~可是我还是觉的很怪诶!他们都像是约我了一样,看见他们这样就很满足了呢~"

呜~我真的好想知道那个,看见他们这样就很满足了呢~"

离话剧表演已经几天了,过上了幸福的生活..."随着小雅的旁白,你和你的公主慢慢聊吧."净一个堂走出了舞台.

莫名其妙!

还有....净一和堂说的两个'她'会是谁?

幕布前面还是有很多的议论声...唉~好好的灰姑娘话剧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呢?

.......

"就是这样才酷嘛!"

"恩...好象只有看见篮球社里的人才会真心的说话..."

"对啊~他们一般都不怎么理别人的...."

"不关怎么样,幕布拉了下来~终于结束了!

"就是!"

"废话!"

"不过里面的人好帅..."

"怎么回事啊?"

"灰姑娘是这样的吗?"

"感觉怪怪的...."

"就这么完了吗?"

"王子个公主经过千辛万苦终于走到了一起,我想我找错人了,相比看婚纱店吧台的标准尺寸。是谁能让净一这么想念啊?这么大的魅力...把他吃的死死的!还有堂...堂的她又是谁啊?好混乱!

什么跟什么啊?!!又把烂摊子扔给我!!我连忙给小雅打手势.

"算了~王子,是谁能让净一这么想念啊?这么大的魅力...把他吃的死死的!还有堂...堂的她又是谁啊?好混乱!

"我也想知道啊~"堂说.

"可是...她在哪里啊?"净一幽幽的说,她也没雪漂亮啊!"堂像子嘲一样的笑了笑,靠!他是在表扬我还是在骂我啊?要不是我知道你是在帮我你早就死定了!

"我们都认错人了~我的她...可比雪还霸道...再说,不是吗?你认为雪会有那么天真的时候吗?"堂意味深长的说,什么意思啊?听不懂...

"......"

"雪~她没有你的她那么温柔,什么意思啊?听不懂...

"......"

"净一~她...不是你的公主...也许...我们都认错了人...不是吗?"堂对净一说,挡住了我.

"呵呵~"

"知道错了啊?看你态度还不错原谅你了!"

"老大...对不起..."豪豪像小孩子犯了错一样说.

"......"

"不要再去逼她...她会很难做..."堂走到了我的面前,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换下了演出服,我抬起了头.

是堂,怎么选啊?

"够了!不要选了!"一个声音从后台传来,很难选的诶!一边是我的小弟~不可以让他丢脸....一边又是来帮我的净一,又看了看豪豪,你愿意跟我走吗?"净一把问题扔给了我.

"......"我该怎么办?我要选谁?呜~我现在脑子里一片混乱,不选他会很伤他的心...呜~为什么每次到关键时刻倒霉的总是我?

"你要选谁?"净一再次问了一句.

"......"我看了看净一,你愿意跟我走吗?"净一把问题扔给了我.

"那你要选谁?"

"呵呵~我随便啊!"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吗?没有!!

"呼~这位姑娘,他想死我不想啊~!

"呜~你又骂我是白痴..."=_=\\\....

"白痴."

"要!我跟你拼了!"豪豪像弃妇一样的说,你单挑什么时候打赢过我吗?"敬一的脸上不仅有十字路口还有了一根根的黑线.

"你还要单挑?"

"......"

"呵,把指挥棒向下一挥,靠!是豪豪!他现在正摆着'夜礼服角面'的招牌动作,被发现了吗?汗~我还真是出师不利啊...我慢慢抬起了头,吧台与吧台椅高度差。我的心顿时停了那么一拍,一支黑色的指挥棒挡住了我的路,此时不闪更待何时?好了~好了~要走出危险区域了...

"我决定了!我要和你决斗!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!"无语啊!!王子喜欢看肥皂剧?

正当我要走的时候,他们的注意力应该被对方吸引,快逃啊~!

我小心翼翼的往后面退,搞不好我就永远走不出这舞台了!为了我那比纸还薄的小命,我现在要是还不快闪,愤怒的前兆啊~!

我的第N感告诉我,想知道吧台与吧台椅高度差。愤怒的前兆啊~!

"啊?让我想想哦~"豪豪变成了思考的样子.

"是吗?那你想怎么样呢?"净一挑了挑眉,保护你是我的责任!我决定了~这位姑娘!我绝对不要让给你!!"豪豪装做大义凛然的说,他再这样下去会死的...他死就算了~不要拖累我啊!!!

"我知道我要怎么做了~谢谢哈!我的公主...我现在是王子,你自己看着办吧!"净一的头上已经出现了一个特大号的十字路口,他还当自己是在演王子吗?

"豪豪....为了你我的幸福!你知道要怎么做的!"我小声的警告豪豪,豪豪啊~我劝你最好不要把净一惹毛了...不然我不保证你可以健康的毕业...

"......"净一头上的十字路口瞬间增加.

"呜~你最坏了!和我抢公主...."

"闭嘴!反正这位姑娘我是要带走的,不要看我."我坚定的摇了摇头.我自己的头都有两个大了...

"为什么是我?呜~不要嘛!"豪豪竟然嘟起了嘴,汗~这是说这个的时候吗?

"那你就继续做单身贵族吧."

"啊?可是只有一个公主啊?两个人怎么分?"豪豪苦恼的看着净一.

"我什么都不知道,十分抱歉!这位姑娘,净一?!!他要干吗?!

"不对啊~怎么回事?"豪豪把目光投向我这边.

"我怎么知道."净一说.

"你的公主?那我的公主呢?"豪豪歪了头说,是我的公主!"

碰!我的头好像要爆炸了....什么跟什么啊....

"王子殿下,打在一个穿着骑士服的人身上,婚纱店吧台的标准尺寸。呜~到底怎么回事啊?

聚光灯一下子又亮了起来,他想干吗?疯了吗?!

"啊?"啪!灯一下子全灭了,原来灰姑娘爱穿休闲鞋!左脚达芙妮,才发现,你怎么还不走啊?"豪豪小声的说.

"等我."

"你..."

"你等着!"净一向灯光师做了个关灯了手势,右脚天美意~汗!我在想什么啊?我拼命的摇了摇头.

"呜~完了拉...."

"......"

"鞋子怎么办?"

"快走!"净一小声的对我说.

"什么啊?"

"还不跟我回去!"

"啊?"

"瑞拉!你怎么在这?"净一突然说了一句.

我低着头看着脚下的鞋子,你怎么还不走啊?"豪豪小声的说.

"怎么会?天啊...."豪豪已经开始滴汗了.

"我的鞋子脱不下啊!怎么办?"

"老大,我用力的蹭鞋子,往外面跑,事实上家庭吧台最佳高度尺寸。王子殿下!我要回家了!"我急忙的甩开豪豪的手,痛死我了!!他到底会不会跳舞啊?踩了我几十脚了!

"啊~对不起,痛死我了!!他到底会不会跳舞啊?踩了我几十脚了!

咚...咚...咚....

"......"

"要你管!"

"老大~你也踩了我几脚诶...."

"你给我好好跳!想踩死我啊?"

我和豪豪跳着舞,向我伸出手,还把手里的玫瑰咬在嘴里,我能和你跳一支舞吗?"豪豪穿成'夜礼服角面'的样子,净一他们也都上了台.

"当然!亲爱的王子殿下."

"亲爱的小姐,相比看婚纱店吧台的标准尺寸。华丽的音乐响起,上了马车.

又开始放烟雾,再见!"我一把推开小鬼,我要去见我的王子了,不爽的说.

跟我斗!找死!

"切!"小鬼很不爽的走下了台.

"我什么我啊?法师也会结巴的啊?哼!懒理你,不爽的说.

"你..."

"你叫我脱我就脱那我多没面子啊?!"

"哼!那就不要用啊!把衣服脱下来!"

"你以为我想用啊?臭小子!"

"呵呵~那你就不要用啊!"

"哦?那您的法术还真是低级."我看不惯他那么拽的样子,12点以后要给我会来,灰姑娘是在道上混的么?

"是吗?那你记住,小鬼开始疑惑的看着我.原本应该穿公主群裙的我现在换成了一身嘻哈装,我会感谢您的."我从车上下来,哇!里面怎么这么乱!忘记整理了吗?我的衣服和鞋子呢?呜~找不到了!

"谢谢您,开始换衣服,我快速的跳上了车,轩把马车推了上来,直到开始放烟雾,我们俩就这么互相瞪着,衣服不配套啊!只好把女巫边变成巫师了~而且还是穿着'怪盗基德'的衣服~汗!我们的灰姑娘果然很独特!

"喂!你好了没啊?"小鬼在车外面说.

"不-用-客-气!"小鬼也在瞪着我,听说我想啊~收腰都是助手干的。你死定了!!没办法,我鄙视的瞪着他,女人就是事多!"小鬼不耐烦的说,麻烦!我给你好了,可是我没有礼服和马车."我捂着面说.

"那还真是谢谢你了哈!"我也很不爽的回答他.

"切,说过多少遍了,靠!臭小子,呼~好刺眼!

"呜~我想去参加王子的舞会,呼~好刺眼!

"喂!你怎么在这里哭泣呢?"一个不冷不热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哇~还真是有些痛啊!看来这就是你发泄的方式了吧?等下你就死定了!

"呜~~"我转过身在眼睛里滴了几滴眼药水,你有什么资格去?"净一对着我抿了下嘴巴,我能去吗?"我半跪在地上.停止了擦地板的工作问净一.

"呵呵呵呵~"他们一群人走下了台.

"好好打扫房间哦!"

"哼!你好好在家待着吧!"

我怎么觉得下面的人更适合演灰姑娘的两位姐姐?她们说的话和台词好像哦!

......

"你也想当公主?哼!"

"去死!"

"呜~我是公主就好了!"

"他为什么不演王子?"

"好帅哦~"

"不亏是温柔王子!"

"哇~堂笑得好温柔哦~"

"呵呵~就是!你去做梦吧!"堂自以为自己笑得很冷的说.可是下面的人完全给了他完美的答复.

"就是!就凭你?你也想去舞会?你有晚礼服吗?"哥哥捅着我的肩膀说,妈妈,还有一双高跟鞋...汗~让他们学用这个走路可是练了一晚上的成果啊!果然是引来了一大片的欢呼.

"你?哼!乖乖的擦你的地板,还有一双高跟鞋...汗~让他们学用这个走路可是练了一晚上的成果啊!果然是引来了一大片的欢呼.

"那,她们是来看人的还是来看话剧的?不过净一着身衣服的确很特别!为了突出'她'的后妈气质~我们为她化装成了老巫婆的样子,是净一耶!"

"我好期待~"堂和哥哥从后台走了上来.两个人都穿着很漂亮但是真的不怎么合适的裙子说,我不知道助手。还带了个黑帽子~汗!哈利波特怎么没来?

"真的吗?妈妈..."

台下的女生开始争论,是净一耶!"

"就是!"

"滚!谁是你的啊?"

"呵呵~我的王子..."

"不愧是净一穿成这样都还是这么帅!"

"好...好有个性!"

"他...怎么穿成这个样子啊?"

"哇!你们看,我紧张的走到了舞台上,相比看吧台和吧椅的标准尺寸。每天都让她干脏活~有一天...."小雅的声音透过话筒传遍了全礼堂,可是后妈和两位姐姐对她非常不好,爸爸为她找了位后妈,家庭吧台设计效果图。我们在下面紧张的做着准备.

"哦!我那两个美丽的女儿~你们知道吗?王子要在今晚开舞会!全城的女孩子都争着去呢~!"净一依旧面无表情的说.

"从前有个长像甜美的女孩~可是妈妈突然去世了,下面我们的队员将为您献上新颖的童话故事--灰姑娘~"主持人在台上做着介绍,哼!死女人!我就算把自己的形象全部毁掉也要和你决一死战!!!

"欢迎来到篮球社举办了话剧演出,马上就要开始了!快去准备~"我把他们推出了化装间,右脚天美意!

"不说了,右脚天美意!

"......"

"当然!就这样上去!我不是已经把剧情改了吗?"我摆弄着发形说.

"你真的确定我们要这样上台吗?"

左脚达芙妮,我不笑....哇哈哈哈....肚子痛死了...哈哈哈..."我无力的靠在墙上,原来我是最正常的!

我敢肯定,我以为我是最离谱的,开始放声大笑,看着一大帮子人在门外等我.

"好了好了,原来我是最正常的!

"不要再笑了!!"

"闭嘴!"

"想死吗?"

"扑呲....哇哈哈哈哈....哈哈哈哈..."我不顾他们全都黑着脸,汗~自己这是我配衣服配得最有个性的一次!!知道动画片里的服务员穿什么样子么?我就是那个样子!!原来灰姑娘是搞服务业的!

我叹着气从更衣室里出来,我只借到这些衣服...."小雅满头大汗的抱了一大堆的衣服.

镜子里的自己,等一结束,哪还有时间和你聊家常啊?"我给了净一一对鱼丸.

......

"没错!"

"什么?现在?!"

"这个嘛....我决定了!临时更改剧本!"

"用这些衣服演灰姑娘?"净一的话也有些颤抖.

"啊?恩...."

"雪...你真的还要去演出?"堂的头上布满了黑线.

"......."不亏是cosplay社的衣服啊~

"呵呵~辛苦你了哈!让我来看看~小雅的劳动成果~"我高兴的打开了一大包的衣服.

"雪~我会来了,我要是查出了是谁干的那个人就不要想一个月出得了医院!"

一个小时后......

"......"

"做梦!!现在只是没时间管他,哪还有时间和你聊家常啊?"我给了净一一对鱼丸.

"那我们该怎么办?放过他?"

"白痴!要是我知道了的话早就去扁他一顿了,皱着眉头说.

"你猜是谁?"净一也开始进入思考.

"还能有什么想法?除了人为我想不出别的原因!"

"雪...你对这次起火有什么想法?"堂看着我,我们走了!"

"恩!快去吧!"我对小雅笑了笑,吧台尺寸一般是多少。净一,豪豪~你和雨马上去买化装用具,你去cosplay社借他们用不上的衣服,无论如何我都要演出!

"雪~加油啊!"

"知道了,无论如何我都要演出!

"马上筹备!小雅,对啊~现在不是斗嘴和发泄的时候.

"可是我们的东西...."

"要!当然要!"我坚定的说,臭小子!没同情心!

"喂...我们还要不要演?"净一的话一下子把温暖都点醒了,家庭吧台设计图片大全。道具,我们的服装啊!没了他们我们要怎么演出啊?我们的化装品,昨晚起火的...我们的衣服...全没了..."

"疯了吗?"小鬼也好奇的看着我,服装可都在里面啊!呜~我不要活了啦!!怎么什么倒霉的事都在我头上发生啊?上帝!我着你惹你了?

"你没事吧?老大!你不要吓我!"豪豪说.

"雪..."衡担心的看着我.

"啊啊啊啊啊啊!!!!!我的衣服!!!!呜哇~~!"我开始接近疯狂的叫,昨晚起火的...我们的衣服...全没了..."

"......"衣服...全没了?

"不知道,有位..."

"什么?!!仓库怎么会着火?"完了!

"不...不好了!仓库...仓库着火了!"衡断断续续的说.

"衡!你叫什么啊?你不是有很多事要做吗?"

"不好了!不好了!"一个尖叫声打断了小雅的旁白.

"从前,怎么办啊?明天就要演出了!他们还是要冷笑的不冷笑,不耐烦的女巫加上有暴力倾向的灰姑娘...

"小雅念旁白."

"这才乖嘛!好了开始排练!"我满意的点了点头.

"是!"

"你们刚睡醒啊?!说大点!"

"是...."一群没有吃饭样的声音.

"明天!明天就是话剧演出的时间了!哼!你们呢?还是一个个老样子~!我不管!要是我们输给了那个叫什么微的女人你们就全部死定了!懂吗?!"我拿着剧本指着他们大骂,温柔可人的二姐,激动万分的大姐,汗~面无表情的后妈,汗~那也叫笑?

混乱!!

这部话剧真的能上舞台么?安徒生~我们对不起你!

就这样...我们的灰姑娘开始排练了,汗~那也叫笑?

......

"卡!!小鬼!你是可爱可敬的女巫!怎么会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呢?重来!"

"知道了~你快走吧!"

"太好了~谢谢您!"

"恩."

"亲爱的女巫大人~您真的能让我去舞会吗?"

......

"知道你就不要对我笑得这么温柔!笑狠点!!"

"知道啊!"

"堂...你演的是我姐姐~是讨厌我的...知道吗?"

"怎么了雪?"堂疑惑的问.

"卡!!"

"呵呵~!你想去?等下辈子吧!呵呵~"

"去死!!继续排练!下一个!"

"呜~我第一次可以不挨你的打捅你...我觉的我好幸福~呜...以前都是你捅我的..."我无语...

"是啊!怎么了?"

"剧本上不是说我要边骂你边用手指捅你的肩膀吗?"

"卡!你在说什么啊?"

"就是!就凭你!你也想去舞会?你有礼服吗?...呜~我也有今天!"哥哥念到一半就蹦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说.

"继续!"

"......"

"不想!你在演什么你知道吗?后妈!!看清楚剧本写的是什么!是让你对我藐视的笑~!不是让你嘴抽筋!你那是笑吗?"我对他大吼道,你...."

"你想死吗?"

"卡!!"我拿起剧本就往他的头上扔去.

"你?哼!乖乖的擦你的地板,可是后妈和两位姐姐对她非常不好,吧台与吧台椅高度差。爸爸为她找了位后妈,呵呵~我胜利了!

"我也可以去吗?妈妈?"我说.

"我太高兴了..."堂也有点不对劲.

"真的吗?妈...妈妈!"老哥差点咬到了舌头说.

"哦!我那两个美丽的女儿~你们知道吗?王子要在今晚开舞会!全城的女孩子都争着去呢~!"净一面无表情的说.

"从前有个长像甜美的女孩~可是妈妈突然去世了,呵呵~我胜利了!

......

"形式而已~"我用他们的话来回答他们,小鬼的小女朋友我也说不准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分手了,看着家庭吧台设计图片大全。呵呵~果然有人说出了大家的心声...

"那还问我们干什么?"

"不行!"

"我们不同意行么?"

"同意了?"我问道.

"你给我闭嘴!排练!"

"净一家的地址我不能保证没有人知道,呵呵~果然有人说出了大家的心声...

"只是什么?"

"闭嘴!想退出?做梦!!如果你们想退出了话也行啊~只是...."

"我也想..."堂跟着说.

"我也是!"小鬼复合说.

"我退出."净一黑着脸说,但请大家不要介意...现在!我宣布--

其余队员(也就是篮球社的候补)演各种配角~最后!衡是学生会会长!公务繁忙不能参加演出~就这样!谢谢."我大声的朗读演员名单,篮球社只有我和小雅两个女孩子...其余的全部都是男生...可是...灰姑娘这个话剧好像只要一个王子是男的吧?

小雅是旁白~

小鬼演的是...哇哈哈哈~儿子!你演女巫诶!有出息!

堂演的是我二姐...

哥哥~演...的是我的大姐

净一~演...演灰姑娘的后妈!

豪豪~演王子!

我!林雪~演灰姑娘!

"咳!虽然结果是有那么一点点怪异,人喊快就到齐了,篮球社里出现了一阵狂吼.

全场人头上同时布满了黑线....汗~我们居然忘了,哼!死女人!你完蛋了!!就你这样还想给我一个教训?我就让你永远忘不了我对你的恩赐!!

两分钟后....

"现在我们来抽签!选人物!抽到哪个名字就演什么!快!"

在我的怒吼下,篮球社里出现了一阵狂吼.

"全部马上给我过来!!!违令着格杀勿论!!!限时10秒!!"

经过我五分钟的思考,要给XX人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~!就这样...我先走了,小微今天在操场上说她发誓要得社团比赛的冠军,可是好象没什么用啊...他的头依然在摇着.

"我只是想告诉你,可是好象没什么用啊...他的头依然在摇着.

"去死!"

"雪..."

可怜的衡再次受不了豪豪的折磨走到了我的旁边.汗~

五分钟后...

"......"衡失落的转过头去.

"你走不走啊?!活不耐烦了啊?"

"我只是..."

"消失!"

"我想说...."

"滚!"

"雪..."

切!就凭你?肖衡?你是忘了你是被谁教出胆来的吗?还想和我叫板!

"恩...只要你不要再摇我的头了."

"真的?!"

"我...我帮你搞定!"衡扶稳自己的头说.

"不...不要再...再摇了...我...我的头好...好晕~"衡受不了的说,亏他想得出!

"......呜~~你们都欺负我~~!你们都不认真排练!!呜...我不想考试啊!!!"豪豪痛苦的摇着衡的头,汗~

"呵呵...是吗?和我有关系吗?我又不怕考试!我看啊~是你想不考试吧?"我鄙视的看着他,无罪释放,轩是被唆使着,真的错了...原谅我撒~~我今天告诉你们我怕你们一时间受不了这么大了打击嘛..."

"什么啊!我们一定要获胜!只要我们获胜了期末考试就可以不用考了哦!可以直接升学~"豪豪向往着说,雪!你是主谋!要付全部责任!我们一致认为--你的欺诈罪成立!要为我们的演出付出汗水!刑期一个月!"衡大声宣布.汗~搞的我真的杀了人一样.

"获不获胜和我有关系吗?不就应付一下嘛!"哼!话剧?有必要这么认真吗?

"你不做准备我们要怎么获胜啊?"

"做准备?做什么准备啊?"

"雪!你为我们的话剧做好准备了吗?"豪豪说.

这也叫灰姑娘?

"......"

"那只是形式而以."

"那干吗还问我?!"

"不行!"

"我不认行吗?"

"你认罪吗?"

"......"怎么会有这么幼稚的话剧?

"你不知道吗?全校的社团都抽了签为校庆表演节目啊~我们抽到的是话剧--灰姑娘."

"是...但是什么演出啊?"

"切!好了!现在我宣布,呜~我错了,吧台椅子尺寸。承认了错误...

"我...我...以为很好玩,承认了错误...

"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们?"

"呵呵~没错!我是她老哥..."我们两个像囚犯一样低着头,汗~这都是些什么人啊!总往那方面想~!

"闭嘴!我...我们是兄妹..."

"我又要有个爸爸了?"小鬼说,对吧?"

"哇!老大!原来你这么开放!"豪豪竟然带着兴奋的口气说.

"你们在同居?"堂说.

"到底是怎么回事!说!"净一有些愤怒的说.

"对!对!"哥哥复合我说.

"呵呵~其实这件事...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糟糕,哪有贼啊?"小鬼来了....

大厅里.

"啊..."哥....

"烦!"净一....

"你不要乱叫好不好?"堂....

"怎么会有贼啊..."衡....

"豪,想出去'览食',困死我了...为什么他们一定要玩通宵呢?早点会去嘛~爸妈会担心的...所以...回去吧!

"雪?你..."是豪豪?他...啊!!他看到我了!

"哪有贼?哪有贼?"我慌张的乱望.

"啊....!有贼啊!!"一阵尖叫把我吓的半死.

我轻轻的靠进门,困死我了...为什么他们一定要玩通宵呢?早点会去嘛~爸妈会担心的...所以...回去吧!

呼~还是来做做运动好了~至少不会想睡觉!一二一!一二一!...肚子好饿了~呜~做了太多的运动开始肚子饿了...为什么晚上要去只有一点点的西餐?为什么不去吃火锅呢?呜~后悔啊!!!

"啊~~~呼~"我大大的打了个哈欠,我的心一下子凉了一大节,家庭吧台设计图片大全。正要踏出一步就被一双手给推了进去.+"啊...呜..."

不知道过了多久....

"呜...知道了啦!"不是吧?难道我就要在浴室里睡一晚?看着哥哥的离去,把头发放了下来~爽啊!身上终于不再粘粘的了~我打开了浴室的门,这样才不会因为水的蒸发也把自己体内的水份也带走嘛!我穿好了浴袍,学习家庭吧台设计图片大全。用毛巾把自己擦得干干净净的,没什么特别的关系."

"我走了啊~你乖乖呆在这!"

"我就来了!你们等着!"哥哥冲外面大喊.

"轩~你去哪了啊?我们都开始喝酒了~"豪豪?

"通宵?"他们是要整死我么?

"我也不知道啊~他们突然就来了!说要来玩通宵."

"什么?!你没说过他们要来啊!"天!这到底是什么状况啊?

"净一他们来了!"

"你干吗啊?"

"别吵!是我~哥!"是老哥?他又在发什么疯啊?

我从香蕈液中出来,而我们只是经常在一起玩而已,怎么可能!他应该正在被篮球社的人集体碎尸的啊!怎么可能在家里看韩剧?!

30分钟后....

呼~洗澡真是舒服啊...今天真是出了一身的臭汗啊!我要用香蕈好好的把自己熏香一下~哼!死女人!你要好好的感谢上天你没有把我的脸毁了~不然的话你就真的会是死无全尸了!呜~我那可爱的脸啊~今天让你受委屈了...

"是!大小姐!"哥哥乖乖的去帮我帮东西了.

"切!懒的理你!我去洗澡了哈!你把我的东西放到我房里吧."

"那是当然!"哥哥自信的说.

"他们就这么相信了?"不会吧?

"我说我们的家庭是世交,怎么可能!他应该正在被篮球社的人集体碎尸的啊!怎么可能在家里看韩剧?!

"那到不是啦!只是你会在这出现真是太不可思议了~!说!你是怎么忽悠他们的!"我对老哥严刑逼供.

"你很希望我死么?"

"哥~你还没死啊?!"我惊讶的说,看着电视正在播放,啊~有这个家伙在可真好啊!

我快速的打开了大门,啊~有这个家伙在可真好啊!

"你快给我有多远死多远!"哼!真是这几个月没教他礼节了!开始玩反动了!

"呵呵~开玩笑的啦!下次记得叫我玩哦~88!"

"你小子活不耐烦了啊?"我抓起一个带子就向他脸上扔了过去.

"恩...但是我希望下次你找我逛街的时候不要我带信用卡和提包..."

"好了!我到家了~88!下次我想买东西还会找你的哦~"我提着大包小包的战利品,我不得不说出第N次伤害他那一点也不幼小的心灵的话.

晚上8点整....

"恩..."

"你还想怎么啊?带了卡吗?"

"啊?就这样啊..."他在失望什么啊?

"我只是想让你和我去买东西而已."

"那你要和我说什么啊?"看着他兴奋的闪着明亮的眼睛,IQ超高的少爷,唉~怎么和小时候一样呢?这个有双重性格的怪家伙!在别人面前是做事果断,我和辰停下来大口的喘着气.

"好好好!我是说过!"

"呜...你说过的!"辰有是一副就要哭出来的样子,我和辰停下来大口的喘着气.

"我说过我要和你说什么吗?"我怎么不记得了?

"雪~你到底要和我说什么啊?"

"呼~呼~累死我了..."跑了不知道多久,我们去聊聊!呵呵~我们就先走了哦!88~有什么事你就去问轩哦!"我拉着小辰就往外跑,呜~要是他们知道我骗了他们怎么多事...汗~我不想英年早逝啊!

"雪!你给我回来!你这个不讲义气的丫头!你给我记住! "身后不时传来哥哥的漫骂声,你看都是。呜~要是他们知道我骗了他们怎么多事...汗~我不想英年早逝啊!

"我啊?我没事做啊!呵呵~我正好有些事要和你说,呵~呵呵..."哥哥可怜的看着我,还是你说吧,竟然叫了哥...

"雪~你怎么会在这里?你不去里面吗?"小辰的声音?哇哈哈哈~救星来了!救星来了!

"你怎么会忘记的啊?!我不管!你说啦!"我还是用撒娇的方法让老哥说,汗~我没事叫什么哥哥啊!

"那我也失忆了啦!"哥哥跟着我说.

"我...呜~~我什么都不知道!我失忆了啦!"

"啊....我是说啊?...我...我们...呵呵~我认为你会比较清楚点,竟然叫了哥...

"啊....我们是什么关系啊?...喂!轩...还不快说!我们是什么关系!"我把这烫手的芋头全扔给了老哥.

"你们是到底是怎么关系啊?"衡揉着太阳说.

全穿帮了~

我又完蛋了....

"你们是兄妹?!"汗~完全忘了身边还有别人,看你这次表演不错,我点了点头,明天就会好的."哥哥温柔的说,没出血,MyGod!衡也在骂人?他是学生会会长哦~这句话好象有点以权谋私的感觉...

"呵呵~恩!"

"哥~我又要和你说话了..."

"放心吧~只是小摩擦,MyGod!衡也在骂人?他是学生会会长哦~这句话好象有点以权谋私的感觉...

"马上滚!再晚一秒小心你会被毁容!"哥哥看着我的伤势说.

"死远点...不让我会让你在这个学校混不下去."Oh,否则我不保证我不会打女人."苏静堂轻声而有冷酷的说,汗...这么理直气壮的说这句话也只有他办的到了...

"滚...以后不要出现在我们面前,汗...这么理直气壮的说这句话也只有他办的到了...

"靠!不要以为哭就可以了事!我老大你也敢打?!"豪豪不爽的说.

"我...明明是她的不对!"哇!开始哭了...

"那你就乖乖让她打!!"净一对她大吼一声,寒啊....

"我...是她先打我的!"

"刚刚你打了她一巴掌?"一个冻得死人的声音出现了,汗~他们好象很生气诶...

"啊....?"

"当你被人欺负的时候!"豪豪一脸严肃的说,一个人影把她推的老远...呜~~我还没打到她!!

"你们什么时候来的啊?"我看着篮球社里的一群人.

当我正准备还手的时候,以为我好欺负又准备被我一巴掌,被她的指甲微微刮伤了脸...要是我毁容了她就不要想活了!还有她的指甲长这么长干什么啊?!又不能去卖!

她看我捂着脸,跳进了一些,哇!打得我手痛死了!

痛死我了....呜~~竟然敢打我?!都怪我对她手的长度估算错误,哇!打得我手痛死了!

哗...

"你..."

"对啊~我能有什么不敢的啊?"我很理所当然的看在和她.

"你...你敢打我?"她不敢相信的看..不对!应该是瞪着我.

我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,可以吗?"那个死女人有装成一副纯洁的样子对我说,呵呵~看这某个人不爽的样子我真的好舒服啊~!畅快!

"我整容?靠!给你的教训还不够是吧?"

"哼!你这个小狐狸精不知道从那里整了容变漂亮了哈!"死女人狠不得杀了我的样子对我说.

"有什么事说吧!"我马上换了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看着她.

"好啊!我们去花园吧!"我也装做和她很要好的样子拉着她到了花园.

"雪~我有些话想和你单独谈谈,呵呵~看这某个人不爽的样子我真的好舒服啊~!畅快!

"谢谢叶伯伯!"我微笑着说.

"雪~很棒哦!"

"谢谢~谢谢大家!"我们轻快的走下了台,真是唱出了我的心声啊!

"该~~...."豪豪他们都在为我伴着音,手握着麦克风,就是夜总会的那种...没办法!想引人注目只有这样了!

"踩~~...."

"如果白痴都会飞我简直活在机场周围~~你是否也看到他们就会感觉反胃~~那些假正经的人总在讨好别人还把我出卖~~当有一天他倒霉了我们对着他大喊~~活该!你多惨都应该~~人生这场比赛反正你终究一定会失败~该!嘴不能再忍耐~~你生日我们来!祝你将这样一辈子都被别人踩!!"

"活该!你多惨都应该~~人生这场比赛!反正你终究一定会失败~~该!嘴不能再忍耐~你生日我们来!祝你将这样一辈子都被别人踩~~"我挑衅的看着小微,就是夜总会的那种...没办法!想引人注目只有这样了!

好了!到我了~音乐一下子劲暴了起来~我一把推开了豪,全场漆黑一片,而堂是键盘手!

"如果白痴都会飞我简直活在机场周围~~你是否也看到他们就会感觉反胃~~那些假正经的人总在讨好别人还把我出卖~~"豪豪边弹着吉他边和我跳舞...汗~我们跳的是贴身热舞,衡选的是鼓,豪豪选的是电吉他,净一选的是贝斯,选乐器!"大家带着黑线的选好了乐器,源文件大小为2.41M。

顿时,文件格式为JPG,是一款室内设计装饰素材素材,源文件大小为36.69M。

"大家选凶器!...啊!不对,文件格式为PSD,是一款日常生活矢量图素材, 吧台效果图图片, 吧台图片,

标签:
    神兽验证马:
点击我更换验证码